hei66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原来 > 第21章

原来 第21章

    “十一万……”苏韵锦的语调如同呻吟。

    “韵锦,你要知道你妈妈的病需要化疗,还有那些药……”叔叔急着说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妈妈!我的亲妈!为什么你们第一时间没有想到告诉我这个做女儿的,宁可去用那些动不得的钱?为什么?”苏韵锦失控地打断叔叔的话,泪如雨下,“两个月了,你们瞒不住了才想到告诉我,你们到底想要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叔叔像是被吓住了,更加语无伦次,“韵锦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我是想说你妈妈现在已经暂时没事了。我们起初没有告诉你,一方面是你妈妈怕你担心,另一方面就算告诉了你,你刚参加工作,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呀……我知道程铮有钱,开始也想让你向他开口……我是说借,不要他给。可是你妈妈不让,说是怕你问他借了钱,从今往后在他面前就更抬不起头来了……你是个好强的孩子,叔叔没有用,本来在他爸妈那里谋份差事已经让你难堪了……你妈妈不说我是不知道的,我是个粗人。但你妈妈嫁给了我,我就不想她有事,原本以为缓过这阵就好了,哪知道那么倒霉……韵锦……叔叔实在没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的,你妈妈她不知道。我只怕要是这件事被查了出来,我蹲监狱也就算了,可有了你这层关系,章总他们心里会怎么想,程铮会怎么想,我不能往你脸上抹黑呀……”

    苏韵锦丢了魂一样的放下电话,泪痕半干在脸上,有一种麻痹似的痛楚。原来她是个那么失败的女儿,妈妈生了那样的病,她居然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叔叔说得没错,就算告诉了她,她能怎么办?她没有钱。问程铮借吗?连叔叔都知道她开不了这个口,究竟是妈妈的命重要还是尊严重要?难道她竟然是那么自私的一个人?

    叔叔口口声声说不希望她在程铮面前抬不起头来,可是出了这种事,她何尝又能在他面前抬头?她觉得一颗心就要裂开,最害怕的事发生了,却没有人可以让她去责怪。这一切如同命定的一个局,她步步躲避,却步步陷在里面。

    像忽然反应过来一样,她飞快地打开抽屉,搜出自己所有的存折和储蓄卡,一万五千块,这是她全部的积蓄,她又翻出电话簿,第一个打给莫郁华,郁华读医科都还没毕业,当即说愿意把所有的钱给她,却也不过是几千块。接着她陆续打给大学里几个相熟的舍友、同学,大家都不是有钱的人,你一点我一点地凑在一起,总共还不到两万,加上她自己的积蓄,最多四万块,距离十一万四千这个数目,差得不止是一点点。苏韵锦攥着薄薄的存折,觉得身上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虚乏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时,她像是受了一惊,接起来,原来是程铮。“韵锦,你下来,我在楼下等你,快点儿。”他的声音透着一丝神秘和兴奋,像是从异次元传来。

    苏韵锦机械地找块湿毛巾擦了擦脸,放好存折匆匆下楼,一走出停车场的电梯,就看见程铮站在一辆庞然大物旁,对她笑得灿烂无比。

    “韵锦你看,原来这就是我老爸老妈所说的惊喜。悍马H2深蓝的限量版,今天特意让人开过来的,想不到我老爸那个老学究的眼光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呆呆地看着眼前这辆炫目夸张的越野车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程铮以为她也跟自己最初看见车时一样惊呆了,便扯了她上副驾驶座,“我带你兜一圈……看见没有,这里还装备了雨雪自动感应雨刮系统,还有双屏……”

    程铮神采飞扬地解说给她听,苏韵锦却条件反射地问道:“这车要多少钱呀?”

    程铮皱眉想了想:“大概五六十万吧,我也不清楚具体的价钱,管它多少钱呢。这款车全球不过生产八百七十多辆,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呢。看出来没有,很多地方我都改装过了,又花了我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摇头苦笑,不过是一个生日礼物,一个大玩儿具,却有可能是关系到贫贱人家性命的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是我老爸那么大方,他要是出手那么阔绰,反贪局就得找他麻烦了,肯定还是老妈扔的钱。”程铮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苏韵锦把他的头扭回正前方,“既然你爸妈送车给你,就要小心开才对。”她原来想跟他说什么来着?现在她什么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中午下班前,苏韵锦把手机握到发烫,终于决定给沈居安打一个电话,下午,八万块准时打入了她的户头,她在第一时间将总共十二万元转给了叔叔。

    苏韵锦心里感谢沈居安没有多问,就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,可她更明白,向他借钱其实是下下之策。不说他和程铮一家千丝万缕的关系,光凭她跟他曾经的一段暧昧感情,也不该跟他有金钱上的纠葛,不到退无可退,她不会走这一步。

    其实,怎么着,她都应该向程铮求援,因为现在他才是她最亲密的人,如果妈妈当初一现病情立刻告诉她,她即使难堪,都会向程铮开口的,毕竟没有什么比妈妈的病包重要,是妈妈和叔叔为了考虑她的感受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,她反而没法面对程铮。

    叔叔所在的建筑公司隶属于“衡凯”旗下,虽然他犯的这点事远不会惊动集团高层,但为是程铮妈妈章晋茵亲自引荐,又有苏韵锦这层关系,一切都简单不起来了。正如叔叔事才想起的,章家和程家知道了这事会如何看待她们一家,是该公事公办呢,还是出于颜面虑遮掩过去?无论怎么做,叔叔都难以在公司里继续立足,日后两家的关系若更进一步,简直不能想……而她这时再问程铮借钱,就和直接向章晋茵请罪没有分别。再说,借了程的钱,她是还还是不还?

    现在苏韵锦只想让叔叔暗地里将钱填补回去,将整件事化解于无形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,至于沈居安的钱和人情,她会想办法慢慢还。他不是她的爱人,她可以心安理得地把他钱和人情当作一笔债,只要是债就会有还完的一天。

    当晚她带着疲惫回到两人的家里,一开门,就看到程铮坐在沙发上。听到声响,他便转过头,用一种略带陌生的眼光看着她。苏韵锦心下多少有些明白,也许事情终究没有瞒得过他,该来的躲不过,她干脆径直走到他面前,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早些时候你以前的舍友小雯打电话来,说她家里临时有了事,所以要借给你妈妈看病的钱她暂时不能给你了。然后,我就给你妈妈打了个电话,你叔叔说谢谢我。不久前我妈又跟我说,你叔叔……让我别告诉你,她会处理好。苏韵锦,告诉我,你哪儿来的十一万?”

    果然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,现在看来,她这面墙竟是无处不透风。苏韵锦见他狐疑的眼神,心一横,索性将事情的前前后后,包括向沈居安借钱的事全部告诉了他。程铮听了不怒反笑,“你身上发生了这些事,第一个想去求助的人竟然不是我,而是沈居安,你说,我是不是很失败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充满了无力感,“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……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程铮霍地站了起来,“我不懂,你可以告诉我呀?为什么把我当傻瓜?难道沈居安就懂?”

    “对,他会懂,因为他跟我一样,知道贫贱有多可怕,知道没有钱就没有尊严!不像你,从来就不知道穷困是什么滋味。程铮,我没有把你当傻瓜,我是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我叔叔是靠你家里的关系才得到这份工作,现在账目上出了问题,我怎么能再要你的钱来填补漏洞?这么做只会让大家更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找沈居安借钱就不难堪。”程铮气愤之下说话更是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我宁愿欠沈居安的,也不愿欠你的。”苏韵锦也站了起来,仰着头看着他说。

    程铮随手抓过沙发上的一个资料袋,另一只手捏住苏韵锦的手,“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们之间的关系,那就跟我来。”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苏韵锦被他牵着上了车,依稀察觉到他往章粤和沈居安的住所开去,无论她说什么,他一概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沈居安所在的半山别墅区,程铮给他打了电话,然后将车开进停车场等候。十来分钟后,沈居安一个人衣着整齐地出现在停车场,看着苏韵锦和程铮,他似乎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刚走近,还没等他开口,程铮已经下车将手里的资料袋打开,抽出里面数叠钞票就往沈居安身上用力摔去。沈居安闪避不及,身上被其中几叠砸个正着,更有一叠在半空中散了出来,粉红色的百元钞票顺着他满头满脸地飘洒下来。

    “程铮!”苏韵锦厉声喝止,可哪里来得及。

    沈居安乍然遭遇这样的变故,神色却没怎么改变,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任凭纸钞从他身上洒下,表情漠然。

    程铮还不放过他,竟像是积怨已久般地说道:“钱如数还给你,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,我表姐愿意嫁给你,我没话可说,但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!”

    沈居安缓缓捻起落在肩上的一张钞票,淡淡地说:“我想你是误会了。”“误会?”程铮冷笑,“别以为人人都像章粤一样傻,你图的是什么我们心照不宣,这钱是你的吗?犯不着拿着章家的钱来充情圣吧?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同样一句话却异口同声地出自两个女人的嘴里。章粤头发凌乱地匆匆赶来,身上的外套里尤是来不及换下的家居服。苏韵锦上前又急又恼地扯住程铮。

    沈居安浑如没事一般弯下腰去,一张一张地拾起四处散落的钞票,整齐地放回程铮先前带来的资料袋里,他不看程铮,却只对着苏韵锦轻声说:“你确定不需要这些钱了吗?”

    苏韵锦羞愧得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,除了说对不起,已经想不出别的语言。章粤走到程铮身边,劈头盖脸地骂道:“你还是小孩子吗?做事有没有经过大脑。”

    程铮不甘示弱地回嘴,“做事不经大脑的人只怕是你,明知是坑你还往里面跳。”

    章粤气得一张精致的面容变了颜色,指着程铮的鼻子骂道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马上给我滚!”

    程铮拍开她的手,“谁稀罕管你的闲事,你管好你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程铮,跟我走。”苏韵锦强拽着程铮往车里去,却拽不动他分毫,气到极点干脆撒手,“你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!你不走,我走。”说完掉头就往停车场出口处走。

    程铮这才转身去追,末了还撂下一句话,“章粤,你就傻吧,以后有你的苦头吃呢。”

    章粤咬牙看着程铮和苏韵锦离去,狠狠说道:“死程铮,以后谁再理你谁就是王八蛋!”沈居安笑了笑,拉过她的手,“走吧,别恼了,跟他计较什么,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这边程铮开车和苏韵锦回家,两人一路无话。直到回到家中,程铮的火气才慢慢散了,便讪讪地跟苏韵锦搭话,苏韵锦却闷声不吭地洗澡睡觉,正眼都没有看过他。

    程铮趴在她身边,轻轻推了推她露在薄被外的肩,“哎,说句话吧,还生气呀?”苏韵锦无声地把身体挪开了一点,程铮再靠近,不服气地说:“明明开始是我有理,怎么现在变成你生气了?刚才我又没骂你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觉得自己疲惫得说不出话来,被他吵得无奈,这才翻身起来,冷冷道:“的确是你有理,都是我的错,我之所以不愿意叔叔在你们家谋事,怕的就是这一天。可你想过没有,站在我的立场,继父挪用了男朋友家的公款,我还有脸问他借钱补漏吗?就算你想不通这点,有气朝我撒,你跑到沈居安那里闹什么?”

    程铮慌了,隔着薄被一把抱住她,“我不管那么多,只想要你在我身边。对,我讨厌沈居安,今天是刻意让他难堪的。可是韵锦,你能不能把我放在心上?我希望不管好的坏的,你第一时间想到的人是我。明天就是我的生日,你说过要送我一个礼物的,那好,我先告诉你,我就要一个承诺,别离开我。你戴上耳环那天也答应过了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能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闭上眼叹息。

    苏韵锦记起,自己曾经言之凿凿地对沈居安说:“我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沈居安终究还是比她聪明,当时他只是不置可否地看着她笑。现在想来,自己也觉得可笑,她并没能清高到哪里去,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,她还是依附着程铮。她不能像年少时那么决绝地守护自己的尊严,因为做不到洒脱地离开,所以她选择了什么都不去想,继续留在他身边。唯有对他好一点,再好一点,这样她才会觉得好过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苏韵锦更加细心周到地照顾着程铮的日常生活,宠着他所有的脾气,程铮也更依恋着她。有时她会自我安慰,这难道不是幸福吗?

    工作近两年后,苏韵锦在客户服务中心的表现颇得领导赞许,当初招聘时慧眼择中她的销售副总徐致衡让人事部门找她谈话,问她是否愿意转到市场部,真正参与企业的销售策划。苏韵锦很是心动,市场部的发展前景要远远大于客服中心,收入也有显著提升,虽然压力也会随之增大,但是想到妈妈身体不佳,继父年纪也大了,一年不如一年,带来的那个妹妹年纪又小,日后这些都是自己需要负担的责任,很有必要对职业生涯重新规划,于是略加思索便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收入总是和付出的劳动成正比,调到市场部之后,苏韵锦的工作量骤然增大,开会讨论,作计划,写方案,跑调研,回访客户……什么都要从头学起,加班成了常事,于公于私,偶尔也有了应酬。

    程铮的事业此时也是光明一片,他年轻、聪明,专业技术扎实,又肯下苦功,很快就成为设计部的骨干,职务的提升必然伴随着加倍的忙碌,加班不提,大大小小的图纸会审、专项培训让他出差的机会也增多了。他的玩儿心也在这时渐渐地收敛了,应酬和消遣慢慢减少,除了保留每周至少踢一场球的习惯,平时工作完毕就说要回家陪女朋友,如非必要,也不太愿意出差,那些福利性质的开会和培训也能免则免。同事们都有些好奇,他这样年轻,看似桀骜,又处处得意,竟然如此恋家,更好奇他那位闻声不见面的女友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把程铮这样一个人收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按说苏韵锦应该感到满足,但实际上她更感到压力倍生。程铮越来越依恋她,自然也要求她回报同样的热度。一旦她稍有忽略,即使事出有因,他也免不了要有情绪。苏韵锦尽可能地让程铮如愿,尽可能地陪伴在他身边,可是一边要对他事无巨细的照顾,一边又要兼顾工作,公司、家里两头忙,这让她连走路都比别人快许多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可以两头兼顾,因为大多数职业女性都是这样过来的,但落到实处才知道这真的很难。过去两人中的一个回家晚了,程铮还会叫了外卖,或是出去吃一顿什么的,但现在他说只习惯她做的饭菜,稍微回得晚一些就会嚷着肚子饿不停地催促。苏韵锦加班回到住处,不是看到程铮饿肚子的难看脸色,就是满屋子的乱糟糟。

    以前工作清闲的时候这些都尚可忍受,但当她开了几小时的会议,伏案工作到头晕眼花,腰都直不起来,尚且得忍着疲倦给他做饭、洗衣、收拾房间,还要忍受程铮对她晚归的抱怨时,即便是铁人也难以再忍受。他太依赖她,却不懂得体恤她的辛苦。有些时候,苏韵锦甚至怀疑他是故意为之,不但不帮忙,还屡屡添乱。比如他从来不在她加班的时候出去踢球或安排自己的其他活动,总是在最忙的关口催她回家。一看到她把工作带到家里就老大不高兴。过去程铮看她实在辛苦还会提议请个钟点工或是保姆,现在苏韵锦实在没办法了,主动提起这件事,他反而说不喜欢家里有别人。

    七月初,公司给市场部安排了几个大的企划案,为了拿出漂亮的方案,部门里反反复复地开会讨论,大家对这件事都很重视。苏韵锦作为市场部的新人,自然更加投入,希望借此机会能够锻炼自己,学到更多的东西。尽避有老员工借故把一些个人分内的文案工作推给她,她也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每每程铮准备睡了还看见苏韵锦抱着笔记本奋战,就笑她说:“怎么不见我把图纸带回家来?八小时之内完不成工作的都是笨蛋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承认自己是“笨鸟先飞”,让他先睡,他却不肯,搬张椅子坐到她身边,看不了多久就往她身上拱。她哪会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只是现在确实没那个心思,偏偏他就像牛皮糖一样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她顺着他的心思安抚道:“别闹,等我忙完这一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程铮却不肯,说:“工作是做不完的,一定是你公司里的人看你实心眼就把事情都扔给你干,别人才不会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“多做点又不会死,你也不想我成为部门里拖后腿的那个人吧?”

    “开始我就不同意你去市场部,整天不知道瞎忙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不愿和他起冲突,可听到这话也不高兴了,“程铮,我可从来没否定过你的工作!”“那下次我把工作带回家的时候你尽情否定我就是了。”程铮笑笑,趁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不由分说地合上了她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苏韵锦一个图表做到一半,被他这样不讲理地打断,顿时脸色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睡觉!”程铮把她往床上拖。

    苏韵锦用力将他的手一甩,“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?”

    程铮见她翻脸,也愣了一下,“我怎么不尊重你?就是不想看你这么蠢怎么了?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,最后还落不到个好。”他知道她的为人,在公司的时候绝对不肯有半点松懈,吃了亏通常也暗暗扛下来。他都能看到她眼睛底下的淡青色,一连好几天都睡那么晚,整个人都瘦了,偏偏做什么都想着公司的事,他不喜欢她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脏活累活大部分还不是你给的?”苏韵锦这段时间公事家事两头拉锯已经觉得很累了,本来不想提的,可是这会儿心中不快,话赶话地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程铮盘腿坐在床上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我不求你能做好饭等我回家,只希望你别像个皇帝一样等着我下班把饭送到你面前,不要把衣服、杂志扔得满地都是,看碟的时候别非拉着我一起陪你不可。还有,我也不是每天都把工作带回家,你就不能消停会儿,让我把事情处理好?”

    程铮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闷闷道:“难道做这些让你觉得很烦?”他已经习惯了两人这种相处模式,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她打理得井井有条的这个小家让他觉得很温馨,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她难以忍受的负担。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莫非她理应乐在其中?苏韵锦服了他的大少爷思维,苦笑道:“我们一样要工作,忙了一天,我回来后像个保姆一样伺候你,到时间还要陪你睡。我不是觉得烦,而是觉得累,万能机器人都有没电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说完后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,但程铮低头的样子像是在思考。过了一会儿,他想通了似地说:“原来是为了这个。你根本不用那么辛苦,工作太累大不了别做了,我又不是养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考虑了半天他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,苏韵锦发现和他根本就说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辞掉设计院的工作在家给我拖地做饭?”苏韵锦怒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男人会做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程铮的大男子主义是苏韵锦最烦他的地方之一,她见这样的局面,今晚的工作估计也做不了了,和他也吵不出结果,沉着脸关闭笔记本,躺上床之前,她冷冷对程铮说:“你别以为世界要围着你一个人转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样,受不了拉倒!”程铮也怒气冲冲地上床。过了一会儿,苏韵锦身上盖着的薄被被他拽走一大半,她抢回一角,没过几秒又被他卷走。

    他体内火气旺,天气稍暖一些就不爱往身上盖东西,现在反而来和她争这个。苏韵锦想不通他怎么能永远那么幼稚,什么都要依着他的性子行事,实在受不了,把被子扔还给他,自己去睡了沙发。程铮这次也真的动了气,两人各睡各的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次日,苏韵锦在沙发上醒过来,毯子在她身上,程铮却已经出了门,他还是头一回比她起得还早。她照例去上班,上午徐副总参加了市场部的会议,散会后没多久,秘书打电话来,让她到副总办公室去一趟。

    苏韵锦还以为自己开会时的不在状态被精明的领导识破,心里很是不安。然而进到副总办公室,徐致衡的样子却不似问责,他微笑着让她坐下,给了她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    原来,公司新推出的一系列主打产品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重点的营销推广,因此才让市场部给出了几个方案,这些方案各有亮点,高层一时难以取舍,便从中挑选出最优的两个同时推行,参考试点市场反馈和客户意见,作出最后定夺。苏韵锦正是备选方案之一的主要参与者,徐致衡让她协助另一名资深员工全权负责该方案。这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荣耀,但对于新人来说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机会。徐致衡也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对苏韵锦的鼓励,假如他们的方案成了公司最终的选择,那么对于她今后的职业发展来说也是块很好的铺路石。苏韵锦感谢领导的重视,回到自己的格子间,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雀跃。这是个好机会,而她太需要这样的机会,但这时却免不了去想,今后恐怕空闲的时间更少,程铮知道后又该不痛快了。她虽不喜欢他在这件事上的消极态度,然而临到头来,又不能不考虑他的感受。她和他之间,好像打断骨头连着筋,也活该她伺候他。

    主导这个方案的资深同事约苏韵锦下班后一块儿吃饭,顺便就方案的一些细节作进一步沟通,苏韵锦犹豫了一会儿,以家里有事为由推掉了。她特意早早下班,做了两个程铮爱吃的菜,看了好几次表,程铮却迟迟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想必是赌气找朋友玩儿去了,苏韵锦正想着菜凉了要不要热一下,程铮的同事把他送回了家。她一看他左脚上打着石膏就急了,一问才知道他下班后和同事去踢球,上午刚下过雨的场地湿滑,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就站不起来了,送到附近的医院拍照,医生说是胫骨骨裂,车也没法开了,只能让同事送了回来。

    苏韵锦百般感谢地送走了同事,连忙扶程铮去沙发上坐,他脸色仍然不好看,不知是疼的,还是在恼她。也不太和她说话,问三句都不答一句,洗澡的时候怕弄湿伤处,苏韵锦给他擦身倒是没有拒绝,由着她搀扶自己回床上躺着,吃过了药,一沾枕头就说困了。“我的脚动不了,这段时间都不会和你抢被子了。”他睡前闭着眼睛说。

    他还惦记着昨晚的事,苏韵锦听他这么说,哭笑不得,怕他有事不敢先睡,倚在床头看了会儿书,身边的人呼吸渐稳。她见他睡熟了,才伸手摸了摸他有些扎人的短发,听说头发硬的人性格也很强硬,但在她看来他就像个被宠坏的孩子,蛮横却又不失赤子之心,有时让人气得牙根痒痒,但吵归吵,骂归骂,却也没法从心里恨了他。

    看着被石膏包裹的小腿,苏韵锦忽然冒出一个荒唐念头,这骨裂来得也太及时了,让她半点脾气都没有,该不会是程铮想出来制她的招吧,否则好好的骨头裂了条缝,哪儿能睡得这样安稳?可医院的病历、X光照片和医生开的药都俱全,公司还给了他一个月的病假,他再肆意妄为也不敢拿这个骗人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,苏韵锦也睡着了,迷糊间听到他极细的呻吟,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来,发现他额头上全是冷汗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痛苦神情,才知道先前那番若无其事都是要面子装出来的,止痛药一过,他疼得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苏韵锦找来湿毛巾替他擦汗,看不下去他难受的样子,就说道:“程铮。实在疼的话就哭吧,哭出来会好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时候还嘴硬,“我又不是女人,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可以那么丢脸。”

    “死要面子活受罪。”她又气又心疼,“谁让你踢得那么卖力。”

    程铮要死不活地说:“我把那颗球想象成你,一脚过去,就成这样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