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i66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原来 > 第18章

原来 第18章

    程铮只是说:“你傻呀,找不到工作就慢慢来呗,大不了让我爸或者我妈托人帮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,你当然是要和我一起的呀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理所当然,苏韵锦却始终打消不了顾虑、她不愿意回家乡,相比去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她更愿意留在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南方都市。在这里,她感觉不到自己是个外地人,很自然地融入到这个城市的脉搏中。她也对程铮表达过这个意思,可程铮说他来这里和留在老家没什么区别,这是舅舅的地盘,老妈也常往这儿跑。再说,他已经在北京联系到很理想的工作,只等着她毕业后和他会合。

    苏韵锦并非不想念程铮,可对未来的顾虑压倒了冲动,她无法想象自己毕业之后只身上和他团圆的情景,一切都是未知数,一切都是陌生的,她能依靠的只有他,除此之外一无所有,假如他们两人出现问题,她无处可去。之后,她在电话里也试探着说起想要在这边先找找看的意愿,可程铮只要一听到这个话头就不高兴,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。在他心里,她随他北上已是一个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
    过了一段时间,系里陆陆续续传来有同学找到签约单位的消息,程铮也催促着苏韵锦尽快把简历发过去给他,苏韵锦说学校的推荐表还没下来,耽搁了好一段时间,等到一切手续齐备,她拿在手里,才确信这其实都是自己在找拖延的理由,从内心深处她抗拒着北上投奔程铮这件事,她爱他,但依然豁不出去完全地跟随他,为此她也感到自责,原来她比想象中更自私。

    寒假前,苏韵锦还是参加了当地的大学生双选会。她有生以来都没有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中出现过。人挤人的双选会现场,她头昏脑涨地被汹涌的人潮涌着往前走,完全看不到方向,稍好一些的单位更是拥挤得苍蝇都飞不进去,在这种情况下,哪里还谈得上什么理性的选择,到头来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投出了几份简历,更不知道究竟有几成被录取的把握。终于走出双选会大门时,呼吸着顿时清新许多的空气,她深深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让苏韵锦想不到的是,在她准备回家过春节之前,自己天女散花般洒出的求职简历,竟然有了一点回音。其中包括一家她心仪已久的著名的日化用品公司。她起初是报着试一试的心理参加了该公司的初次面试,没料到负责本次招聘的主管人员仿佛对她颇为赞许,此后的笔试、复试一路过关斩将。

    当该公司的就业协议摆在苏韵锦眼前时,有一瞬间,那白纸黑字之上仿佛浮现出程铮的笑脸,他说:“傻瓜,你当然要和我一起。”语气自信满满。她的犹豫、她的迟疑仿佛都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苏韵锦缓慢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系里负责就业的老师和班上的同学都为她感到幸运,在这个大学生越来越廉价的社会里,能顺利签到这样一个单位是值得高兴的。苏韵锦自然也庆幸,但她心里更多的是不安,简直不敢想象程铮知道了这件事后会作何反应。横竖是躲不过,所以当晚程铮打来电话说已经托人找到合适的房子时,苏韵锦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签约一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签了什么?你再说一次。”从程铮的语调里一时听不出情绪的起伏。

    苏韵锦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无奈只得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果然大怒,“苏韵锦,我发现你做事从来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,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和你商量的结果。程铮,你先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干脆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苏韵锦连忙拨回去,程铮不肯再接,连打了几次之后,他那边索性关了手机。

    苏韵锦了解他的脾气,现在正在气头上,无论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,只能由着他去,或许过不了几天,等到他发完了脾气,就什么都好了。可是,两天,三天……直到第五天,程铮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,苏韵锦开始意识到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,于是主动给他打了几次电话,谁知他统统不予理会。苏韵锦心里不是没有后悔的,她问自己,如果早知道他会有那么大的反应,她还会不会一意孤行地想要留在这座城市?沈居安说的那个选择,过去在她看来是不存在的,然而事到如今才知道两难的滋味。她承认这件事自己做得太草率……又或者,她其实很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只不过故意忽略了这一点。她在赌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在乎他。

    学校早已放了寒假,之所以还有那么多留校的学生,无非都是些跟她一样在等待就业消息的毕业生。苏韵锦不是个习惯死缠烂打的人,几次联系不上程铮后,心里虽然沮丧,可是也没一再徒劳地打下去。另一边,妈妈已经几次打来电话催她回家过年。尽避她并不想回到那个已经不属于她的家,可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留下,于是便在大年三十的前两天,收拾行李坐上了回家的火车。

    第14章 他背上的天堂

    春运期间的火车上,拥挤程度无须过多形容,幸好苏韵锦买到的是一张座位票,尽避被铺天盖地的人和行李挤得动弹不得,可是毕竟比那些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的人幸运多了。她所在的车厢里,除了学生外,大多数是南下打工返乡的民工,他们东歪西倒地在列车上任意一个角落里或坐或睡,神情虽然疲惫,可脸上、眼里尽是回家的期盼和喜悦。在外打工不管多辛苦,至少家乡会有等着他们的人,累了一年,等待的无非就是满载而归的这一天。苏韵锦看着窗外流逝的风景,谁会在家里等着她?她承认妈妈还是爱她的,可是更爱另一个家庭。她想起妈妈对她说话时变得跟叔叔一样小心翼翼的口气,更清醒地认识到,她已经没有家了。这个时候她忽然发疯一样地想念程铮,想念他身上那股孩子气般的黏糊劲儿,想念他怀里真实的温暖。他会从此再也不理她了吗?更大的恐惧袭来。原来,跟失去他比起来,自己的坚持变得那么可笑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原谅她的意思,苏韵锦想,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总是要回家过年的吧,只要他心里还有她,再恼她也会过去的。有他在,也许适应北京的生活也没有那么难吧。只是,对已经签了协议的单位违约要负什么责任呢……苏韵锦迷迷糊糊地靠在座位上睡去的前一瞬,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,硬座车厢晚上是不关灯的,四周的乘客打牌的打牌,聊天的聊天,还是那么热闹。她看了一下刚过去的一个小站的站名,在车上坐了十几个小时,路程总算过半了。像是感应到她的醒来似的,苏韵锦刚理了理有些蓬乱的头发,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。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,她的心跳忽然加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在什么地方?吵得要命。”即使隔着电话,苏韵锦都可以想象出程铮皱着眉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在火车上,你呢?”苏韵锦不好意思大声对着手机喊,可是又怕火车的轰隆声把她的声音掩盖了。

    “火车?”程铮无言了一阵,随即似乎也听到了火车上特有的声响,“你跑到火车上干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回家。”苏韵锦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回家,哈!”程铮在另一边发出夸张的苦笑声,“我不知道应该对你这人说什么好,我好不容易过来了,你倒好,一声不吭地回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一声不吭,是你没接我的电话。你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废话!你不肯去北京,我不过来还能怎么办?难道跟你分开?”虽然他的态度还是那么可恶,但苏韵锦却感到一阵暖意透过手机传递了过来,她有很多话要告诉他,可是嚅嗫半天说出了口只有一句,“你等我……一定要等我!”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之后火车终于在一个大站停靠,苏韵锦想也没想就下了火车,当时是清晨四点半,天还没有亮。这个她从来没有落足过的城市还笼罩在一片静谧之中,列车时刻表显示下一列开往G市的火车在九个小时之后,苏韵锦等不了这么久,她好像被传染上了程铮的没耐心,独自拖着行李就往汽车站跑。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她忘记了害怕、忽略了清晨的寒意,直到如愿地坐上五点半钟从这个城市开往G市的第一趟卧铺车,她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,才意识到自己的疯狂,可这感觉竟然一点也不糟糕。

    等到脏乱不堪的卧铺车抵达G市汽车站时,已经是除夕前一天的傍晚时分,苏韵锦随着人群跌跌撞撞地挤出汽车站门口,毫不意外地在一片混乱中一眼认出了他。这一刻她忽然感到全身绷得紧紧的,神经完全松懈了下来,疲惫得再也挪不动步伐,只绽开了一个笑容。程铮也看见了她,却同样不急于朝她走来,只是又气又好笑地打量着她。两人在数米开外隔着川流不息的人潮相视而笑。最后,程铮向她伸出了一只手,周围很吵,可她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,他说:“笨蛋,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是苏韵锦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地过年,身边只有他。她家那边还好交代,只需说还要留在学校继续找工作就行,妈妈也没再多言。反倒是程铮,他是家里的宝贝儿子,居然没有在父母身边过春节,也没有到他舅舅家去,苏韵锦很惊讶他父母竟然会同意他的这种做法。“同意才怪。”程铮如是说道,“一个星期前我跟老爸老妈说不留在北京了,也不回老家,要来G市工作,叫他们作好思想准备,我妈还嘀咕了好一阵,说我有了女朋友忘了娘。后来又告诉她今天不陪他们过年了,我妈恨不得把我塞回肚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呀?”苏韵锦笑着,略带忧虑。

    程铮得意地说道:“我跟老妈说,你要是答应我,你就多了个儿媳妇,要是不答应,连儿子都没了。我妈这才没辙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顿时无言。

    “至于我舅那边,我舅妈前几年移民了,我舅跟章粤肯定是去她那边过年的。我现在无依无靠的,你今后可要对我负责。”程铮补充道。

    虽是两个人的新年,但他俩也过得像模像样,除了在小鲍寓里厮混,两人也走街串巷地采买了一批年货。程铮拖着苏韵锦满大街地乱逛,苏韵锦这才意识到这个城市他竟然比她熟悉多了。

    除夕之夜,程铮把公寓里外贴满了福字,大红灯笼也高高挂了起来。他本来说是要出去订年夜饭的,苏韵锦没答应,亲自下厨给两人坐了一顿饭菜,全是他爱吃的,味道居然还不错,程铮吃得津津有味。中国人的传统节日,讲的是热闹团圆,他们只有彼此,竟也不觉得冷清。

    十二点钟时新年钟声响起,城市指定地点礼花轰鸣,程铮抓着苏韵锦的手跑到阳台上看烟火,无奈隔着林立的高楼,只能看到远处隐约的火光,他孩子气地惋惜,急得直跺脚。苏韵锦回握他的手,含笑看他,她没有告诉他,其实这晚无需烟火点缀,有他在身边已经璀璨过一切。如果时光别走,定格在这一刻该有多好啊!直到很多年以后,苏韵锦回想起这一幕时,心里仍然这么想。可是她知道,人不该太贪婪,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,不管有多少痛楚,有这一刻值得回忆,她始终都心存一丝感激。

    找到工作的就过着猪一样的生活——吃了就睡,醒了就三三两两地打牌,有些索性去了签约单位实习。虽说学校照常安排了一个学期的课程,可是每堂课的教室都是门可罗雀的光景,就连最后的毕业论文答辩,指导老师也是对已经找到工作的学生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,只要不是差得太离谱,基本都是大手一挥放过了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程铮的这半年比她要忙碌得多,他在课业上向来认真严谨,毕业设计哪里肯敷衍了事,直到六月中旬才把学校那边所有的事情处理完毕。在这期间他顺利地签下了位于G市的一所建筑设计院,该设计院创建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是西南区域最大的建筑设计院,也是国内最具知名度的六个大区综合性建筑设计院之一。程铮在没有依靠父母的情况下能被这样的单位录用实属不易,可苏韵锦心里明白,说是不需要家里施力,可凭着该设计院院长与程铮父亲大学校友的那份情意,他在单位里自然要顺水顺风得多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结束了四年的大学时光,程铮是绝不肯放苏韵锦在外租房的,两人就在小鲍寓里过起了二人世界的生活。章晋茵夫妇本打算给他换一套面积大一些的房子,可是一方面苏韵锦主张够住就好;另一方面原来的小鲍寓地处这城市黄金地带的繁华商业区,距离两人的上班地点都不远,所以换房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程铮的舅舅章晋萌也体谅年轻人不喜约束的心理,便没有执意要求他搬到自己家去,放任他在外边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光甜蜜如梦境,早晨两人吃过早餐一同出门等车上班,下班后相约一起买菜回家。苏韵锦有一手好厨艺,将程铮的味觉惯得越来越挑剔,晚饭后两人或是一起到附近看场电影,或是牵着手四处晃悠,有时也依偎在家看电视,然后分享一个缱绻的晚上。程铮再也不提她当初不肯随他北上一事,如今的生活,无论给他什么他都不换。

    然而,伊甸园里尚且隐藏着毒蛇,王子和公主牵手走进幸福的殿堂,门一关,依然要磕磕碰碰地生活。程铮和苏韵锦两人虽然纠缠多年,相恋也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,以往好不容易见面,只顾着排遣相思之苦,如今真正朝夕相处,新鲜感褪去后,许多以前没有发觉或是故意忽略的问题渐渐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首先一点,程铮好动,他的耐心只限于他喜爱的专业工作,其余的时间不喜欢待在家里或太安静的环境中。尤其设计院的工作要终日面对各种图纸,精神紧绷,下了班之后他更愿意跟着一班同事朋友到运动场所健身、踢球或享受这城市名声在外的夜生活。

    苏韵锦恰恰相反,她喜静,下班回家之后能不出门则不出门,即使在家里也是做做家务,听听音乐,最大的爱好就是在网上下围棋,很少呼朋引伴,只是偶尔会跟莫郁华或大学的几个舍友聚聚,甚至连大多数女人喜欢的逛街购物她都不是十分热衷。

    苏韵锦在程铮的生拉硬拽之下跟他去到各种夜场玩儿过几次,往往坐到一半便吃不消那些地方的拥挤嘈杂,又不忍中途打道回府拂了他的兴致,一晚上熬下来如同受罪,他察言观色,也不能尽兴。如此三番两次,程铮也不再为难她,偏又喜欢黏着她不放,便尽可能地减少活动下班回家陪她。于是,每每苏韵锦闲时坐在电脑前对着棋盘冥思苦想,如同老生入定,程铮玩儿一会儿游戏就会跑过来骚扰她。苏韵锦不许他指手画脚,他便如热锅上的蚂蚁,非要让苏韵锦和他一块儿去打游戏,苏韵锦一看到那些子弹横飞的画面就觉得头痛。

    一来二往,两人都不愿再勉强对方,索性各行其是反倒乐得轻松。程铮常开玩儿笑说:

    “你不跟我出去,就不怕外面的女人把我拐跑了?”

    苏韵锦就笑着说:“你最好多拐两个,一个陪你玩儿游戏,一个给你洗臭袜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苏韵锦对程铮还是放心的,他虽然爱玩儿,但并非没有分寸。在单位里他没怎么张扬自己的家世,不过明眼人都能从他衣着谈吐中看得出他家境不俗,加之他长得也好,不刻意招惹他时,性格也算容易相处;为人又很是大方,在同事朋友圈里相当受欢迎,各种场合中注意他的女孩也不在少数,而他在男女之事上一向态度明朗,玩儿得再疯也不越雷池一步,并且大大方方一再表明自己乃是有主之人。尽避旁人对他甚少现身的“神秘同居女友”的存在持怀疑态度,但见他明确坚持,也均默认他的原则。

    在外玩儿耍,苏韵锦绝少打电话催他返家,反倒是他倦鸟知归巢,时间太晚的话就再也坐不住了。其实也不是没有遗憾的,有时看着同样有老婆或者女友的朋友、同事被家里的电话催得发疯,他心里甚至会生出几分羡慕,他隐隐中期待着苏韵锦能表现出离不开他的姿态,可她似乎并不像他黏着她一样片刻都离不开。不管他回去多晚,她或者给他留着一盏夜灯,或者先睡,或者做别的事情,从未苛责于他。

    除了性格上的截然不同,程铮是含着金匙出生的人,自幼家人亲朋无不把他捧在手心,自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。在家里时,各类杂事都丢给老保姆,就连在北京念大学的四年里,父母心疼他独自在外,也在学校附近给他买了套房子,生活上的琐事一概由钟点工打理。饶是如此,每隔一段时间,自幼带大他的老保姆都要不放心地上京照顾他一阵。现在跟苏韵锦生活在一起,当然不愿意有闲杂人等叨扰,所以家务上的一切事情统统都落在了苏韵锦身上,他竟是连一双袜子、一双筷子也不肯亲自动手洗的,更别提日常的做饭、清洁了。

    苏韵锦家境自然远不如他,可从小在家里,尤其父亲在世时她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甚少像现在这样里里外外地操持。刚生活在一起的时候,她先是因为受不了程铮在家务事上的白痴,兼之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比他得心应手,便顺理成章地揽下了所有的事情。天长日久,难免感到有些疲惫,尤其是偶尔下班比较晚,回到家却看见他大少爷一样窝在电脑前打游戏,或者干脆在单位赖到比她回来的时间还晚,一见到她就抱怨肚子饿,连煮泡面都懒得烧开水。她弯着腰拖地累到直不起身来,可他却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玩儿游戏,连抬腿都觉得烦。每到这种时候,苏韵锦少不了憋一肚子的火。她不介意多做一点,但很介意他理所当然的大少爷姿态。这个家属于两个人,她和他也是平等的,白天和他一样工作八小时,凭什么回到家非得伺候他不可。

    苏韵锦也曾赌气什么都不干,饭也不给他做,衣服也不给他洗,房间也不收拾,想要看他怎么办。谁知他任由屋内乱成一团也视而不见,沙发上堆满了东西他拨开一块儿空地儿就坐,脏衣服积攒到再也没衣服可换了便扔给物业附属的洗衣房,内衣裤索性只穿一次就扔。

    没饭吃就更简单了,楼下多的是餐厅酒楼,只需一个电话,外卖就可以送到家。最后,苏韵锦实在看不下去了,只得败下阵来,继续做他的免费女佣,末了还要被他奚落几句。

    有时程铮也心疼她,说过要请钟点工的话,苏韵锦始终觉得没有那个必要,何况她深知他的脾气,虽然自己不喜欢动手,但在生活的细节上要求甚高,诸如对日常洗涤用品都有偏好,衬衣稍有些褶皱就坚决不肯出门,钟点工如何一一照顾得来?幸而苏韵锦在公司的客户服务部工作,平时的工作内容大多只是接接客户的咨询、投诉电话,总的来说还算清闲,只要不跟程铮的臭脾气计较,公司、家里都还算应付得过来,只是两人间摩擦难免。

    苏韵锦总说:“程铮,洗双袜子就这么难?”

    程铮满不在乎地一句话堵回去,“既然不难,你就别老为了这件事跟我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本来年轻男女之间,生活在一起,由于性格和习惯上的差异发生口角是很正常的事情,偏偏程铮是个火爆脾气,越是在亲密的人面前他的任性和孩子气就越是表露无遗。苏韵锦却是外柔内刚的性子,嘴上虽然不说什么,可心里认定的事情很少退让,即使有时无奈地忍他一时,但积在心里久了,不满就容易以更极端的形式爆发。两人各不相让,一路走来大小战争不断,只因年少情浓,多少的争端和分歧通常都化解在肢体的热烈纠缠中。古话都说:

    “不是冤家不聚头。”大概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次年中秋前夕,沈居安和章粤的婚讯传来,章粤兴高采烈地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程铮,说都是自家人,请帖就不发了,让他和苏韵锦两个到时主动前来,还少不得要他们帮忙打点。比起在国外多年的章粤,沈居安则要固守礼节得多,给苏韵锦的请帖是他亲自送到她手中的。

    那天的阳光难得的灿烂,苏韵锦和沈居安约在她公司附近的一个小餐厅里,看着他放在桌上缓缓朝她推过来的精致请帖,苏韵锦说道:“其实章粤已经打过电话,我们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沈居安道:“章粤说是章粤的事,我现在是以我的名义邀请你,我的亲友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低头一笑,“现在说恭喜会不会显得很虚伪?”

    沈居安了然地笑道:“我应不应该再表现得尴尬一点,才更符合我们现在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再次失笑,“收到旧男友的结婚喜帖,怎么也要感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很玄妙。”他的声音温润,一如当初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都要说声恭喜,真的,居安,祝你和章粤幸福。”苏韵锦再抬起头时,脸上是坦然以对的祝福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沈居安淡淡一笑,轻轻转动着自己面前的一杯冰水。

    苏韵锦翻看着印上了章粤和沈居安两人结婚照的喜帖,设计得简约大方,又不失品位,看得出是用了心思,“是章粤设计的吧,她的眼光一向很好。其实你很幸运,章粤是个很难得的好女孩。”苏韵锦说这话是真心的,章粤虽然是富家千金,但性格率真豁达,是再聪明不过的一个女子,谁拥有了她都该是庆幸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她真的很好。”沈居安仍是专注地看着他的那杯冰水,这样冷的天气,居然要一杯冰水的人着实不多,“其实……就算她没有那么好也没关系。”他的声音依旧淡淡的。苏韵锦眼里闪过刹那的惊愕,但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沈居安笑笑说:“我娶的是一个叫做‘章粤’人,她有这样一个姓氏,这样一个父亲,就足够了,其余的都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听到这话之后怎么也挤不出笑容,他还是以前清俊儒雅的样子,这样一个温和如旭日春风的人,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比冰水更冷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好朋友喜欢说一句话,‘求仁得仁,是谓幸福’。同样,我也把这句话送给你,你的选择我不予评论,可是,你不该伤害她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应该受到伤害。”他慢慢地喝了口水,半杯的冰块,好像感觉不到丝毫寒意,“以前我就说过,我一直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。况且,我给了她一个她想要的男人和她期待的一份感情,这对于她而言,何尝不是‘求仁得仁’?”

    苏韵锦没有与他争论,他不爱章粤,是因为那个给了他戒指的初恋情人吗?她不知道,但又隐隐觉得不是那样。他当然也没爱过她这个所谓的前女友,苏韵锦看着他,忽然想起了《红楼梦》中的一句话,“任是无情也动人。”谁能拒绝这样的男子温柔一笑,谁又知道那笑意后藏着怎样如冰似雪的心。她开始觉得程铮喜怒都挂在脸上的孩子气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她暗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韵锦,我并不想挽回什么。我对你说这些是因为我们是朋友,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很像,这可能也是我一直受你吸引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用手轻轻碰触身旁玻璃窗上的光影,良久方回答道:“你错了,居安,我们并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当晚苏韵锦回到家中,一盘棋才下了一半,程铮下班回来了。昨天晚上因为苏韵锦做的菜里有他不喜欢吃的青椒和苦瓜,他发脾气拒吃,苏韵锦独自吃完晚饭见他还在大声抱怨,就当着他的面把剩下的菜都倒进了垃圾桶,两人大吵了一架,早上出门也是各走各的。

    所以程铮进屋后脚步比往常要轻许多,在沙发上磨蹭了一阵,才觍着脸走到她身边,嘟囔道:“你真过分,早上起来自己走了都不叫我一声,害我上班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赖床是他的老毛病,两个闹钟都没有用,平时都是苏韵锦做好早餐像赶尸一样把他弄起来,今早还在冷战,就故意没搭理他。他果然不知道自己起床。

    苏韵锦故意惊讶地说:“昨晚明明是你在喊谁先和对方说话就是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我不要脸……但总比你这小气鬼强……别生气了。”程铮干笑,一手挡在显示器前,“我饿了!”

    苏韵锦瞪他一眼,得意地说:“活该!等我下完这一盘。”

    “别下了。”程铮见叫不动她,干脆把她连人带椅子端了起来。苏韵锦腾空,吓了一大跳,笑道:“你吃错药了,快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程铮也笑着,一路把她抬到沙发旁,把她掀倒在垫子上,放下空凳子回头扑在她身上,“让你不叫我起床,让你不给我做饭!”

    苏韵锦早就不生气了,中午见过沈居安之后,她看程铮的眼神也不禁柔情了许多,程铮见她态度缓和便更加放肆,又啃又挠,两人闹做一团。眼看他收不住,又开始兴冲冲地解扣子,苏韵锦趁早一脚将他蹬开。她都不知道他哪儿来的精力整日这么折腾,不过是昨晚吵架消停了一会儿,这下又来缠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吃饭了?今天我只做青椒和苦瓜,看你还怎么挑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程铮还想追过去,被苏韵锦强令留在厨房外,她话里带着警告,“程铮,你以后还想吃我做的饭就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简单炒了两个菜,苦瓜是没有了,但青椒炒肉还是出现在餐桌上,还有一条清蒸鱼。程铮看了两眼,又想故技重施地把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的苏韵锦“连锅端”喽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了,以后不吃饭也得先把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苏韵锦没好气地推他,坐立不稳,两人一块儿滚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脏不脏,我几天没拖地了……别闹,鱼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