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i66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糖都给你吃 > 105.番外

糖都给你吃 105.番外

    [hei66小说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 绿色无弹窗]

    第105章番外

    杜敬之:还记得刚开学的时候,有女同学偷偷问我,圆规哥哥总来陪我上课,是不是看上我们系哪个女生了?结果最近,她们开始好姐妹似的跟我聊天,咨询我怎么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的。我会说,是圆规哥哥先惦记我的吗?!

    转发(5376)评论(13834)赞(19164)

    多串君:听说,最开始是你主动来着?

    威武雄壮的豆腐:刷新主页就看到敬儿又在虐狗。

    rosekiller:长腿子运气好,从小就遇到了小镜子,我也好想从小养一只小镜子啊。

    雨辰无伤:日常催婚大队出动。

    鹿阿欣:我也想跟敬哥哥问问经验啊……我也想要长腿子这样的男朋友!

    *

    杜敬之:今天画的。[图片]

    转发(345)评论(496)赞(4234)

    木马九十九:敬哥哥胖胖的!

    吃土少女呐~:敬儿今天又没发自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3小时后。

    桥敛之:媳妇儿真棒![笑而不语]//杜敬之:今天画的。[图片]

    转发(4534)评论(2556)赞(6463)

    墨仇:啊啊啊啊啊,长腿子哥更新微博了!

    初遇薄荷绿:拜学霸求过四级!

    湘缌:臭不要脸的长腿子,抢走我们的敬儿,公开叫媳妇,我们敬儿不要面子的?

    请叫我女王大人:敬儿又要哭了,每次发画,都是长腿子转发了,才会有人关注。但是每次秀恩爱,都有一群土拨鼠叫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杜敬之:这次回去,跟着两个妈妈各种跑,咨询移民的问题,她们俩统一了意见,可以不要孩子,但是必须登记结婚,其实没必要,又不会分手。

    转发(3124)评论(23464)赞(23546)

    含苞禹放:结婚!结婚!结婚!

    一只鸭:需要移民,导致心情有点复杂,不过,你们俩过得好,才是真的好,结婚吧。

    47lxh:小镜子其实是想逼长腿子赶紧求婚吧?

    无辣不欢:感觉楼上真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6小时后。

    桥敛之:婚是肯定要结的,别着急,亲亲。//杜敬之:这次回去,跟着两个妈妈各种跑,咨询移民的问题,她们俩统一了意见,可以不要孩子,但是必须登记结婚,其实没必要,又不会分手。

    转发(14734)评论(27456)赞(56737)

    抱着司小南吃草莓果脯:你速度快点好不好,我们敬儿都着急了!

    风水先生mio:快点结婚吧!

    *

    杜敬之跟周末在过年的时候,还要帮杜姥姥搬家。

    动迁的消息下来了,杜姥姥这些人,却住到了最后的时间才肯搬走,新房都装修好,放了一年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结果搬完家,又来了一次家庭聚会,说是传说中的燎锅底。

    然后,家里没有地方住人了,就把他们两个人给赶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寒风里傻乎乎地站了五六分钟,然后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杜敬之迷茫地问:“这是……被抛弃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吧,估计我们俩年轻,找地方住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别墅?”

    “没交暖气费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家?”

    “这都到了我父母睡觉的时间了,别吵醒他们了,我们去住宾馆吧。”

    杜敬之至今对周末住宾馆的那种挑剔程度记忆犹新,所以对今晚表示担忧,两个人走了一会,杜敬之突然想起来了一个地方,说道:“走,老公带你去住监狱去,那里不用收拾就能住,毕竟干干净净的就不叫监狱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以前提起过的监狱主题房?”

    “嗯,大过年的,肯定没有人去住店,走吧。”

    跟杜敬之想的一样,这个时间段,根本没有谁住宾馆,就连接待的服务生都放假了,只是老板娘跟老板,坐在前台里看着春节晚会。

    两个人顺利拿了房卡,然后就往楼下去。

    监狱房是半地下室,只有墙壁上面一个天窗一样的小窗户,其他几乎密不透风,还真有点监狱的感觉。

    房间门就是一个破烂的牌子,上面印着号码,打开门,杜敬之就震惊了,张大嘴看着里面。

    房间主要是暗色调,其实一点也不简陋。

    床周围是铁栅栏,也就是监狱的笼子,笼子上头还悬挂着铁链,铁链还系着一些红色的布条。床头还有一个铁链的手铐,最精彩的是挂在笼子边上的鞭子,以及笼子外的一些蜡烛。

    周末一看,就乐了。

    杜敬之把门关上,打开灯,发现灯光也是多重选择的,还有主题灯光,打开之后,灯光接近暗红色,打开这个灯,杜敬之还看了看周末,周末也在看他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,然后扭头去看看浴室。

    浴室里也挺有意思,房梁上还吊着个可以捆人的铁链以及手铐,淋浴的浴帘印着的是一个黑色的影子,影子的轮廓,是被荆棘包裹着的玫瑰花,带着刺,还有骷髅图案。

    “啧,这房间简直十八禁。”杜敬之忍不住感叹。

    杜敬之回到卧室放下包,脱掉外套,在床上坐了坐,忍不住感叹:“床板有点硬啊!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贴近监狱主题?”周末坐在了他身边,跟着感受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想试试那个。”杜敬之指了指手铐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戴上?”周末问。

    杜敬之摇了摇头,推着周末,让周末躺在床上,然后拿来手铐,就要帮周末戴上,周末自然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就试试看,看看能自己拿出来不。”

    周末特别的不愿意,但是看到杜敬之期待的样子,又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杜敬之拿着手铐继续摆弄,然后看着上面的钥匙,见周末依旧不配合,这才说:“咱俩一人试一次呢?”

    “一会不许耍赖。”周末叹了一口气,妥协了。

    杜敬之立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末这才坐在床头边,让杜敬之帮他戴上。杜敬之帮周末戴上之后,立即把钥匙放进了口袋里,同时问:“你试试看,能自己抽出来吗?”

    周末试了试,还真不能。

    杜敬之立即就坏坏地笑了起来,周末终于发觉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杜敬之则是开始折腾周末,让周末仰面躺在床上,被扣住的双手举过头顶,然后解开周末的几粒纽扣,露出结实的胸膛跟腹肌。

    然后杜敬之退到一边,怎么看怎么满意,立即激动地说:“你别动,千万不要动,这个姿势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干什么?”周末忍不住问,心里越来越不安。

    杜敬之开始在自己的包里翻找,最后翻出来一个速写本,还有一根笔,找了一个角度,捧着速写本,就开始照着周末画画。

    温柔如周末,此时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交往的情侣。

    重口味监狱主题房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只有两个人,一个人被手铐扣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另外一个人激动万分地拿出了速写本,开始画速写!

    画速写!

    杜敬之你就这点出息!

    坚持了能有15分钟,杜敬之才算是画完了,还挺满意的,拿着自己的速写本,端详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小镜子,帮我打开。”周末立即晃了晃手铐,铁链跟床头碰撞,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杜敬之立即放下了速写本,回到了床上,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开手铐,而是骑坐在周末的身上。

    棒棒糖时间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杜敬之低着头,看着躺在床上的巨大糖果,他跟糖果的目光对视,忍不住笑出声来,把手伸进糖纸里,轻轻摸着糖果的糖身。

    巨大的糖果,身体散发着甜甜的味道,流畅的曲线,结实紧致的身体,他用手一点一点的抚摸,然后俯下身轻轻亲吻糖果的身体。

    将糖果身上的糖纸包装全部撕开,看到整个真正的糖果,诱人的颜色,激发着他的食欲。他一点一点的舔着糖果的身体,手还在不安分地摸着。

    糖果被固定着,只能任由他撒野。

    他却不着急似的,慢条斯理,一点一点的,让糖果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这么扣着,衣服脱不掉啊。”他忍不住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乖,把我放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,衣服不能,但是裤子能。”说完,已经在解开下面的糖纸扣子了。

    糖纸被往下拉扯,将整个糖果展现在杜敬之的面前。

    杜敬之喜欢吃糖,从小就喜欢,最喜欢的是可乐味棒棒糖,这点周末也清楚。现在在杜敬之面前的,恐怕会超越可乐味棒棒糖在他心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点了点棒棒糖的顶端,轻轻品尝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在杜敬之爬上床,坐在他身上的时候,周末就已经有点反应了,尤其杜敬之还不老实,坐在他身上,就开始抚摸他的身体,还在他的身上又亲又舔,他没有反应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好像少硬一会,都显得不够爱杜敬之。

    所以在杜敬之帮他把裤子拽下来的时候,那根东西早就硬了。

    杜敬之仍旧不肯松开他,反而握住了小末末的根部,然后含住了顶端,用柔软的舌头,轻轻刮着小末末。

    被柔软包围的时候,周末忍不住颤了一下,然后吞咽了一口唾沫,小声说:“小镜子,乖,松开我,我没法回应你。”

    杜敬之不理他,继续帮他口着,用舌尖一下下的刮着小末末,让那里越来越硬。

    觉得可以了,杜敬之才跪着解开了自己的裤子,然后在周末的眼前,将裤子脱了下来,然后小心翼翼地坐在上面。周末的那玩意儿长得离谱,就跟他的腿一样,有点不符合常规。

    这样没有润滑地一点点坐下去,让杜敬之有点难受,坐稳了之后,就觉得“小末末穿肠过,精液留体中”,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,然后双手撑着身体,才能勉强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周末又活动了一下手,依旧无法脱离,只能这样被束缚着,看着杜敬之生涩的样子干着急。

    杜敬之很努力了,刚想动一下,就再次难耐地身体一晃,一只手撑在周末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小镜子很厉害了。”周末强忍着,还要鼓励杜敬之。

    “必须能干爽你。”杜敬之缓了一会,才再次开始动。

    周末从来没试过这种感觉,最开始还有点难受,后期却舒服得不像话。当然,如果手不被扣着,他更想抱抱杜敬之。

    在红色的灯光下,杜敬之咬着下唇,努力晃动身体的样子,实在是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哥,哥,你别跟着动……我能行……”杜敬之开始抱怨,这次,他想占有主动位置,结果周末被扣着,还不老实地跟着动,让他越发控制不住自己,甚至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周末特别听话,直接不跟着动了,就让杜敬之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最开始进入得难受,渐渐变得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在同居的时候,也经常会做,现在他已经能够习惯了。不过这次,是杜敬之第一次主动,也是第一次打算自己完成,所以动作还是有点生涩,腰晃得不够浪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周末似乎是被杜敬之这幅样子刺激到了,或者是杜敬之真的晃得让周末十分舒服,这次居然是周末先射的。

    “哥,我还没好……”杜敬之有点委屈,坐在周末的上面,又晃了晃腰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点。”

    杜敬之立即懂了,往前凑过去,骑坐在周末胸口,把自己的小之之塞进周末嘴里,周末特别配合地含住,然后来回舔弄。

    杜敬之的屁股里还有周末射出来的东西,在杜敬之移动的时候,全都蹭在了周末胸口,被周末口的时候,杜敬之束缚得几乎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,周末突然不继续了。

    “哥,不带你这样的。”杜敬之看着周末,立即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做的时候,杜敬之很会卖乖,都会叫哥。

    “给我解开。”

    杜敬之撇了撇嘴,还是不情不愿地拿来钥匙,帮周末解开了。

    重获自由之后,周末先是活动了一下手腕,这个时候杜敬之已经再次凑了过来。他立即含住了杜敬之的小之之,然后一只手捧着杜敬之的屁股,将手指插进去,来回抽插。

    前面跟后面的双重刺激,让杜敬之没再坚持多久,就直接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周末毫不在意地全部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杜敬之有些累了,虚脱了似的,躺在了周末的胸口,也不在意那里的粘稠,还不忘记问:“哥,我厉害不?”

    “嗯,厉害。”周末在杜敬之的额头亲吻了一下,然后抱着杜敬之的身体,又去亲吻杜敬之的脸颊,脖颈以及胸口。

    刚才都是杜敬之吻他,他得还回来。

    杜敬之闭着眼睛,被亲吻的时候还仰着嘴角,十分喜欢。

    他家色鬼怎么色他,他都高兴,恨不得把色鬼捂在被窝里,没日没夜地做这些色色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哥,抱着我去洗洗。”杜敬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叫老公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叫一声我听听?”

    紧接着,就听到咔擦一声,杜敬之一愣,立即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另外一只手也被扣住了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杜敬之立即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叫老公,老公让你也试试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。”

    周末说的时候,还在笑,笑得特别好看,却让杜敬之心里发慌。

    “别了吧……”杜敬之立即晃了晃手,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挣脱,周末已经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亲吻了一下,还故意逗他:“尝到你自己的那东西的味道没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你也尝到了。”他也口过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。”周末握着自己的小末末,跟杜敬之的小之之,放在一起来回蹭着,同时再次亲吻杜敬之,没有平日里的温柔,只是强势进攻。

    杜敬之不惧怕周末的吻,张开嘴迎接。

    嘴里是周末有些蛮横的舌,身上有周末的一只大手粗鲁的抚摸,下面还被蹭着,两根东西摩擦着,竟然再次擦枪走火,周末首先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能挣扎的感觉并不爽,但是能肆意地欺负对方,这感觉很爽,刚才杜敬之就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现在,他成了被欺负的对象,周末显得很着急,似乎是刚才就被憋坏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周末推着他的肩膀,让他仰面躺下,然后架起他的双腿,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扶着自己的小末末,直接进入了杜敬之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举进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借机报复。”杜敬之下意识的叫了一声,然后才故作凶狠地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叫老公的调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末开始猛烈地抽插。

    杜敬之的腿搭不住了,滑下来,周末就用手臂扶着,然后去看杜敬之的样子。杜敬之被顶得意乱神迷,因为身体在剧烈晃动,铁链也在有韵律的发出声响,杜敬之想挣扎,手却被扣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哥,不行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”杜敬之被弄得难受,身体就像浮萍,根本找不到支持,让他难耐不已。

    “叫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老公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末忍不住笑了,终于停了下来,拍了拍杜敬之的屁股。

    杜敬之一位周末要帮他松开,结果周末只是坏心眼地说:“乖,换个姿势。”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周末没管杜敬之的情绪,直接提着杜敬之的腰,让他跪在床上,杜敬之只能用手臂撑着身体,在周末再次进入的时候,他被顶得差点撞到头。

    周末用手握住了杜敬之的小之之,来回套弄,身体并不停,一刻不停地折腾。

    杜敬之喘得厉害,却还是忍不住骂人:“老子……把你那玩意割下来……你等着……打不死你……你……你他妈的……这几天都别想碰我……嗯,嗯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达到顶点,射了个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杜敬之有点虚脱地趴在床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周末还没把他的拔出来,只是抱着杜敬之的身体,趴在杜敬之身上,亲吻杜敬之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老子就是把你惯坏了,臭不要脸了都,就你……别亲了,跟你说话呢,现在道歉还来得及,把你那玩意拔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镜子,我好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个没用,现在道歉来不及了,这几天你别想再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次够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我歇会,想想下一个什么姿势。”

    “操,你找死!”

    任由杜敬之如何骂,都没有用,周末还是让杜敬之尝试到了,什么叫做到腿软。

    周末什么时候给他松开的,什么时候带着他去洗漱的,什么时候换了床单,抱着他入睡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总之……杜敬之第二天走路腿都打颤,是被周末扶回家的。

    监狱房的床真的是太硬了,跪久了真受不了,以后他们的家里,床一定要软,能弹起来的那种,做起来估计更浪。这是事后总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