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i66小说网 > 女频小说 > 青山看我应如是 > 第86章 忘川铃(番外完)

青山看我应如是 第86章 忘川铃(番外完)

    [hei66小说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 绿色无弹窗]

    嵇清柏向来是个没规矩的。

    这是天庭众仙对他的评价。

    没入佛境之前,佛尊檀章便已听过他的名号,当然也就只是听说过而已。

    佛尊与无量平起平坐,掌管着六界众生天命善恶,檀章法印无极,渡无量众生,只每月有七日,才会从莲座上下来,净化灵台,维系善根。

    他是天地间无悲无喜,不嗔不怒的佛,在佛境里幻化了万重渊,一人独享这无边寂寞。

    只是这万年过去,六界善恶此消彼长,再是灵台清明也有惹上尘埃的时候,檀章一日从莲花座上下来,便觉无量不稳,脚上铃铛响了几声。

    以他龙骨所炼,执掌戒律清规,若他灵台不清,滋生妄念,便令他心承玄雷之痛,此乃无量制衡他的法子。

    檀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踝,并无太多表情。

    就算是玄雷之痛,万年下来,他也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无量不稳,佛尊灵台便不清,如此长久下去,对六界众生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直到一日天帝上来告状,提到了嵇清柏。

    “清柏上神真身乃一只食梦貘,元魂更是一盏上古明灯。”白朝跪在红莲命盘下为嵇清柏求情,“上神刚飞升一百年,稚子心性,虽是贪玩了些,但神魂臻净,纯良慧善,还望尊上饶他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纯良慧善不假,但也是真的太贪玩了些。

    檀章已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从莲座上下来,却连嵇清柏的影子都没见半分。他倒也不急,去了万重渊里的花果林中,果然在一片辛夷花树下找到了喝醉酒的人。

    嵇清柏有一双柳叶眼,此刻红晕上脸,眼角边像开了朵桃花,他的睫毛纤长,半遮半掩着眼尾,喝着不知从哪儿来的青梅酒。

    最近这人胆子大了不少,看到他已经不会吓的变回真身了。

    “尊上。”嵇清柏看到他,似乎高兴的很,“你来啦!”

    檀章看到了对方脚边的酒壶,这不是佛境里的东西,该是那只白虎仙带进来的,嵇清柏似乎还不觉得自己喝多了,他看到檀章才想起来好像有什么事儿没做,想了半天,恍然大悟地抚掌道:“我要陪尊上睡觉呢!”

    檀章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就是潭水,嵇清柏只觉脑袋一重,整个人被掀进了深潭里。

    檀章站在谭边,冷冷瞧着嵇清柏在水里扑腾半天,等人爬上来的时候早已仙袍尽湿,贴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佛境里是有一年四季的,虽然也是佛尊幻化而成,但与人间并无区别,此刻正是夏至,嵇清柏怕热穿的极轻薄,落了水后透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檀章的目光落到了对方的那一截腰上。

    要知嵇清柏平时作为食梦驱恶的用处,早已和佛尊睡了不知道多少次,但因着他怕檀章怕的狠,无量殿中又法印极强,于是嵇清柏很难维持人身。

    今儿喝了酒,嵇清柏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,他浑身湿哒哒也不在意,撩起额发含糊问道:“尊上生什么气呢……”

    檀章闭了闭眼,他只觉心上玄雷又痛了几分,很是烦躁。

    嵇清柏酒色壮胆,就这么衣冠不整的爬上了莲花台,重重禅意禁欲之下,莲花台上却躺了名姝色,白玉般的胸怀敞着,更是没规没矩,催促着檀章:“尊上快上来了,我们睡觉!”

    檀章眉目低敛,他居高临下看着嵇清柏,问道:“你可知你在同谁说话?”

    嵇清柏眨了眨眼,桃花在他眼尾更艳了几分,他打了个酒嗝,有点大舌头:“无、无量佛尊嘛……我、我来帮尊上食梦驱恶,你、你快躺下!”他似乎等得不耐烦了,竟是一把抓住了檀章的袖袍,将人拉上床来。

    檀章挣脱这点拉扯的力气是有的,但不知怎么,许是心猿意马一瞬,便顺着嵇清柏的力道上了床。

    梦貘上神抱着佛尊歪倒在床上,口里喃喃自语不停,脸颊贴着对方脖子磨蹭,不久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佛祖就算入梦也不会全然无知,檀章的真身是一条上古混沌龙,元魂是六瓣红莲,梦境中的巨龙卧莲,嵇清柏站在他面前时犹如在望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喝醉了的梦貘上神梦里也很唠叨,吃梦就吃梦,吃完还要评价几句。

    檀章听得不耐烦,睁开一只龙眼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尊上啊。”嵇清柏仰着脑袋,去勾他的龙吻,“你太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檀章喷了一口龙息,嵇清柏便被吹了下去,他掉在了莲花瓣上,又被巨龙爪子捞起来,迷迷糊糊又吃了几口梦。

    佛尊的梦里都满是无极法印,绵延精魂,嵇清柏吃得越多,反哺越多,自身修为大涨,神魂舒畅,檀章也不理他,随意对方在自己的佛魂中来去,直到三日后醒来,嵇清柏才发觉自己闯了大祸。

    他如今维持着人身,佛尊也未赶他下床,原本嵇清柏只敢睡在床尾,这次醒来却是被檀章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两人算得上衣冠不整,嵇清柏更是几乎半裸着身子,檀章倒是没怪罪什么,只后来不允许他再在佛境喝酒。

    南师又被召上无量来陪他,酒当然不敢带了,两人玩闹时间久了些,檀章下莲座时,白虎还没走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喝醉酒一起睡了后,嵇清柏似乎没那么怕他了,梦貘上神骑在白虎背上,见到他露了个笑容:“尊上!”

    檀章淡淡看着他,又低头看了一眼南师,后者修为不行,在佛境只能是一副真身模样,看得出很是怕他。

    嵇清柏送了白虎仙出境,回来后的表情似还有些舍不得,檀章低眉垂眼,突然问他:“这次白虎仙可有带什么好东西给你?”

    嵇清柏吓了一跳,以为他知道了,讪讪道:“就带了几本人间话本子……”

    檀章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两人照常睡觉吃梦,醒来的时候嵇清柏又不能下莲床,看样子颇为无聊。

    檀章觑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南师送你的话本子呢?”

    嵇清柏眨了眨了眼:“在啊。”他似乎才反应过来,高兴道,“我能拿上来看吗?”

    檀章只说:“你想看便看。”

    嵇清柏于是高高兴兴把话本子搬上了莲床,见檀章不反对,之后更是愈发大胆起来。

    佛境四季,冬日还会落雪,嵇清柏都成神仙了居然还会怕冷,搬了一沓绫罗绸缎铺在莲床上,檀章觉得他有些像仓鼠,在床上呆久了什么都爱往床上搬,人间买来的拨浪鼓都跟宝贝似的,搁在枕头旁边,还有各式小吃蜜饯,摆在他精心搜罗的瓷器碗里,搁在莲床边他下界搞来的红木桌上。

    本该满是禅意古朴的地方,被嵇清柏捣拾的全是人间烟火味,梦神自己还不觉得有什么,裹着被子看小人书,看困了又滚一滚连着被子钻到了檀章怀里。

    他呼出的气里有青茶香,淡淡融在了佛尊的眉眼上。

    再后来嵇清柏又开始话多起来,讲他之前那么多年闯过的祸事,有些檀章还听过,不过他听的是一个版本,嵇清柏讲的又是另外一个版本。

    “尊上该同我去看看那蓬莱岛。”嵇清柏说到高兴处,眉飞色舞,“玉兔玄龟,还有麒麟,可太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檀章也睡在被子上,撑着头,淡淡道:“我出不了这佛境。”

    嵇清柏:“尊上没见过麒麟?”

    檀章睁开眼,他一手绕着嵇清柏的发梢,冬日天凉,这人裹的比夏天严实多了,佛尊想到这人仙袍底下的身段,轻蹙了一下眉,他故意问:“麒麟角什么颜色的?”

    嵇清柏不疑有他,拍胸脯道:“我去给尊上猎一对来!”

    麒麟王角,鎏金角尖,万年麟火不灭,嵇清柏一身伤的给他弄来后,檀章忍不住问他:“你可知这对角有什么寓意?”

    嵇清柏一问三不知,却兀自高兴的很:“反正是最好的东西,送给尊上当然要送最好的!”

    檀章看了他许久,突然问:“我要什么你便给吗?”

    嵇清柏笑道:“这万重渊里只有我陪着尊上,尊上要什么,我当然都愿意给您找来啦。”

    檀章不再说话,他将那对麒麟角挂在了莲座两边,妙音鸟飞出时偶尔还会撞到脑袋,抱怨了几次,佛尊却并不理会。

    莲座上的七日似乎越发难熬起来,心上玄雷痛若灼火,但只要见到嵇清柏,那点痛楚就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白虎仙南师许久未再入境,嵇清柏还有些奇怪,偷摸着去问白朝。

    后者进不了万重渊,只能隔着门与他说话:“好像上次被派去了下界看管山林去了。”

    嵇清柏莫名其妙:“山林有什么好看管的?”

    白朝没好气道:“这我哪知道,佛尊下的命令,底下人照办便是。”

    嵇清柏没想到檀章还管这种小差,正想旁敲侧击地问问,就见那人一身白袍坐在辛夷花树下垂钓。

    檀章见他来了,招了招手,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嵇清柏乖乖走过去,靠坐在了他的腿边。

    辛夷花花香馥郁,檀章只觉腿上温度灼人,舌尖隐隐泛着甜味,他闭了闭眼,脚踝上的铃铛轻轻动了一下,发出叮铃的声响。

    嵇清柏很是惊讶,他来佛境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听到这铃铛声,于是抬起脸,朝着檀章笑道:“尊上,您的铃铛动了呢。”

    檀章抛出鱼线,没什么表情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当然不知多少万年后,梦貘上神终于知道铃铛为何会动的原因,而此时的铃铛已经到了他脚踝上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全文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