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i66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贵妃裙下臣 > 回忆(三)

贵妃裙下臣 回忆(三)

    [hei66小说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 绿色无弹窗]

    “后来呢?父亲是不是很快就松口了?”丽质回想着脑中已经十分模糊的裴琰的模样, 几乎能想象他脸上露出与裴济有七八分相似的克制表情。

    虽还未到晌午,李太后却有些累了。她不愿停下,想将一切都道出,仍强撑着精神, 微笑摇头:“他呀, 倔脾气, 若不是我步步紧逼, 恐怕, 他当真不会娶我。”

    丽质取了块湿润温热的巾帕,替她轻轻擦拭脸颊, 减轻冬日的干燥,听她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昭成八年,秋末。

    还有半月, 裴琰就要随裴绍离开长安, 重返河东。随着时间临近,每日送到府上邀他前去赴宴的各式帖子越来越多,人人都想趁着最后的机会,请他这个前途无量的大功臣做一做座上客。

    前几日,他还会挑选几个重要些的前去,到如今,已是不管不顾, 统统拒了。

    没别的原因,只是他每次前去, 都会遇上寿昌公主。

    那日的庆功宴上,她只留下那句话, 便径自走了, 似乎根本没要等他的回应。可那一句“不怕苦”, 却着实令他心软又心动,每到夜深人静时,便时常能回忆起她当时神采奕奕、斩钉截铁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怎会不想娶她?高高在上的公主,哪个年轻儿郎不爱?可他不能。

    理智之下,唯有压制自己的渴望。

    几次宴席上,她都未再主动接近,可只是远远看着,就已令他心神不定,无奈之下,只好远离。

    他年纪小,军中事务大多还不需他来决断,这些日子在长安,也多是闲在府中,无奈之下,便时常到城郊的校场上骑马射箭。

    这一日午后,他照例一人骑马出去,才行到宽敞的丹凤门大街上,便被两个宫人请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马车边。

    马车格外宽敞富丽,一看便是宫中最常见的形制,守候在两边的众人,显然也都是从宫廷中出来的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令他不由得越加肃起脸。

    “裴琰。”车里传来华庄干脆利落的声音,紧接着,便见她从车上下来,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裴琰垂头,恭敬行礼,身边的侍从们自觉地退出几步,给二人留出说话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我已给了你这么久的时间想清楚,那日我问你的话,你想好了吗?要不要娶我?”华庄努力挺直脊背,装作落落大方、直截了当的模样,实则心里也紧张得打鼓。

    “殿下?”裴琰不由失笑,想不到这些时日,她未主动来寻他,竟是因为要给他时间想清楚改变主意,“那日,臣已将话说得清楚,不愿让公主吃苦。”

    华庄上下打量他,连连摇头:“你这人说出的话,当真是自相矛盾极了。你让我顺着自己的心意,我的心意,就是、就是——你不明白吗?”她脸红了红,又装作毫不忌讳,“还是你就是骗我的,只是想看着我以后嫁给我不喜欢的人,你心里便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殿下,”裴琰眼底闪过无奈与不忍,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就想直接带着她入宫,向天子求娶,可话到嘴边,却又变了,“臣并非玩笑,大魏的驸马都尉,多是闲散富家子弟,在长安任闲职,才能常伴公主左右。臣却远离长安,在河东就职,无法留在长安安享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去便去,你若是想那等想借着驸马都尉的身份便从此贪图享乐的人,我才不愿意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裴琰认真地望着她,胸口的那点心动更浓烈了:“即便到了太原,我也会有大半的时候不在府中,甚至可能长久待在边疆,而非太原。边地苦寒,比太原都远远不如,更不必提长安,殿下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说这样多,无非是认为我是个出嫁后,不愿与夫婿同甘共苦的人。可大魏这样大,每一寸土地都是我李家的,我在长安住得,在太原、在边城就住不得了吗?到时,你若驻守边城,我便在边城建一座宅院,小一些也无妨,时常去看你,若我觉得无趣,便回太原,与你亲族中的姊妹们在一处,若我想父亲和母亲了,也可自己回长安来。不过是少吃些珍馐,少几件华服的日子,我为何受不得?”她也用尽自己的耐心,将这些日子里仔细想过的事同他说清楚,不教他以为她只是一时冲动。

    “还是,你心里已经中意别的娘子了,所以才不愿娶我?”

    裴琰怔怔望着她,慢慢摇头,苦笑不已:“怎么会?臣这些年一直在河东,哪里会中意别的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边除了太原宗族中的姊妹,根本没有别的同龄女子,这些年里,他唯一能清晰地记起的小娘子,便只有公主一人,从八岁的小女娃,到如今的少女,分明一年里才只能远远见上一两面,却每每都深刻地留在他心底。

    这一切,是他没料到的。

    华庄听了他的话,略微放心,最终鼓起勇气,正色道:“既然如此,我最后问你一次:裴琰,你是愿意看着我以后嫁给我不喜欢的别人,还是愿意自己娶我,以后亲自护着我?”

    空气里一片沉寂,华庄紧张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女郎,几乎是赌上了身为公主的所有尊严,将自己最后的底线袒露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这样的真挚与直接,谁能抵挡得住?

    沉默半晌,裴琰面目松动,温柔地注视着她,轻声道:“只盼公主能给臣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少女亮晶晶的眉眼慢慢舒展开来,露出灿烂生动的笑容:“好,我允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一切,还多亏母亲的执着与果决,否则,恐怕要错失一桩好姻缘了。”丽质含笑听着,心里觉得十分温馨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多亏我那时不怕丢面子。他这人,一旦认定,便不会再改变,那日下决心要娶我后,哪怕再受阻挠,也没动摇过。”李太后捏着她的手轻轻拍两下,“所以,后来我见到三郎带着你走,便知道,他心里是认定你了,轻易不会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丽质也恍惚想起当初从大明宫离开时的情形,一眨眼,她已年过四十,与裴济相携着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,两个孩子也已成年,各自成婚了。

    这时,舒娘含笑的声音从外间传来:“陛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济脱下身上的氅衣交给宫人,大步入内,笑道:“说什么呢?我怎么隐约听见是与我有关?”

    丽质起身替他拂去沾在眉梢的雪花,拉他一同坐在李太后身边,道:“母亲在同我说和父亲的事呢,方才正说到你和父亲极像,你便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济望着母亲憔悴无力的样子,尽力掩住心酸,轻松道:“那是自然,一门父子,哪有不像的道理?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就想先问问李太后今早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已和丽质两个搬到李太后的宫中,除了白日的朝会,他几乎都留在这儿,以便近身照顾。

    可好像无论如何,都阻挡不了母亲的日渐孱弱。

    丽质伸手杵了杵他,示意他不必多说,只听着李太后说话就好。

    他遂住口,耐心听母亲回忆与父亲的过往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,一如所料。

    年轻的寿昌公主按捺不住心底的欢喜,一回宫中,便迫不及待将自己的心意告诉父母,自然遭到父亲的大力反对——他宠爱的女儿,哪里能嫁给一个边关将军?即便出身世家,前途无量也不行。

    反而是母亲,听她仔细说了二人间的事后,心底松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郎君,的确是个值得托付的人。

    父女两个僵持时,裴绍也恰带着裴琰入宫,称教子无方,配不上公主,要向天子请罪。

    那时已是临近宫禁的时候,裴琰跪在殿外向天子请罪,却并非是顺着父亲的意思认错道歉,而是直接请求天子将公主下嫁给他。

    暮色中,天子怒不可遏,将手中一方砚台狠狠砸出,恰砸在裴琰手臂上才长好的伤口处,当即令伤口再度裂开,流出汩汩鲜血。

    他一声不吭,仍直挺挺跪在殿外,直到两个时辰后,才被天子命人强行送出宫去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去,人人都道是裴琰得意忘形,自以为打败了达都可汗,便能娶公主,做天子的女婿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裴家父子离开长安,皇帝都未有半点松口的迹象。

    最后,是皇后耐不住女儿的苦苦哀求,又私下让人多方打听过裴琰的为人,才先同意,转而劝解皇帝,终于在大半年后,促成了这桩婚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时候,不论我如何解释,总有人以为,是他欺我少不更事,对我百般哄骗,才让我甘心下嫁,可后来,一年、两年,五年、十年,时间久了,我们仍过得极好,反倒是那些议论的人里,有许多过得并不顺意。”李太后已累极了,眼皮慢慢耷下,声音也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裴济“嗯”一声,轻轻给她盖好被子,柔声道:“所以,日子过得是冷是热,总归只有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丽质则冲外间伸出脑袋往里看,想进来请安探望的儿子悄悄摆手,示意他不必进来打扰祖母休息了。

    李太后闭上眼,喃喃道:“今日也不知怎么的,我就想将事情同你们说出来,如今好了,说完了,我便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不必再担心以后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,她放在心里,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裴济和丽质等着她沉沉睡去,这才悄悄起身,往偏殿去,与儿子一同用了茶水和点心。

    待没旁人时,丽质轻声道:“不知怎的,今日我觉得母亲好像尤其不一样,像是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方才忍了许久的泪意已经一下涌上来了。

    裴济的眼也有些红,轻轻搂住她,接口道:“——像是要将最后的话说完似的,对吗?”

    丽质默默点头,将脸埋在他的衣襟处。

    两人都感觉到了,一时有些伤感,只静静拥在一起,不多说话。

    许久,裴济拍着她的后背,凝视着窗外的雪景,叹息道:“兴许,这也是好事。母亲啊,她想父亲已太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太后这一睡,便是断断续续的七八个时辰。她分明睡得极轻松,可醒来后,身子却变得更垮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,她越发虚弱,每日能坐在床上说话的时候也一点点变少。可只要能说,她便总会拉着丽质说一说与裴琰的旧事。

    丽质与裴济看着她虚弱却格外坦然的样子,内心终于强迫自己从最初的心酸不舍,慢慢转为接受。

    无法挽留至亲的逝去,便只好珍惜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数日后,远在扬州的元英终于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见到了疼爱的孙女,李太后心里最后的一点牵挂也终于得到圆满。

    最后的离开,来得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宁静的傍晚,她躺卧在宽敞的大床上,身边是紧紧守候的至亲之人。

    “母亲,再同儿子说句话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听见三郎的声音,她费力地抬手摸了摸儿子泛红的眼,努力牵动嘴角,声如蚊蚋:“三郎,替我将窗打开吧,你父亲要来接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窗被人推开,冬日的寒意涌入,她却丝毫没有察觉,只注视着屋外渐渐低沉的夕阳。

    暮色降临,一切仿佛又回到多年前的那一日。

    年轻英俊的郎君一身婚服,一贯不露声色的脸庞上是掩不住的喜悦。

    他踏着暮色一步步走近,站定在台阶下,向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华儿,我终于等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满心欢喜,伸出一手,小心翼翼又心满意足地放进他宽厚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终于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本文写到这里就全部完结了,感谢!

    推一下预收《皇叔》,作为文案废,开文前一定会改文案。题材上和本文会有相似的地方,男主应该也会是个好人,不过还没完全确定就是了。

    最后,求一个五星好评 or 作者收藏!当然,全凭个人喜好,不愿意也没关系!感谢在2020-12-14 00:08:26~2020-12-14 23:36: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冰小璃 2个;奶茶少女嗅嗅、熊熊要奋斗、47327491 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取个长点的名字 10瓶;六六六六的小? 5瓶;2333 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    喜欢贵妃裙下臣请()贵妃裙下臣。